dr165

       玛利亚太太,可以那么称呼您吗?诚如如您所见,我是您最普通的粉丝之一,仅仅贡献关注和热度的那种,甚至愧于出现在您的评论区中,就冒昧以这样的方式打扰了。今天看到您的文档整理,才恍然意识到您可能要离开,感到真真切切的难过,也感觉到了悔恨,接着忍不住要对您讲些什么,并非出于亡羊补牢之类的心情,也不期阻拦您的离去,仅希望表达深重的歉意与深重的感谢。
      只想要跟您好好讲讲您的文字,想告诉您您有多好,我有多喜欢您。
      我五月份入的胜出圈,全不知您何时写了那篇《少爷》。虽然《出逃》和《你一生的故事》在之前也有草草读过,只因为我过拙的眼力和嗜甜的喜好没能算真正认识您,惭愧在记住您的名字是从您篇《饮食男子》,当时只感觉欢脱,闹腾,比前两个看过去的两个故事讨喜,前几天重读一遍,却觉得很有想法。谈恋爱风花雪月确实存在,然而冲突也是必然,考虑到是胜、出这两位更是不能免俗,并非心意相通就万事大吉,我这个没谈过恋爱的小屁孩都知道。然而写风花雪月者多,些小情侣闹矛盾的人少,一写还容易朝三流电视剧靠拢,然而您写了,不仅如此,您写的很精彩。后来对您的喜欢随着后来一篇篇文章递增,新近发展到每每看到您的更新都要欢腾半天舍不得看。
    喜欢《你一生的故事》,看到“ 你知道吗,即使是那么快的个性,那孩子还是一瞬间抓住了那只穿过心脏的手臂,手指用尽力气掐了进去,他手上有其他人的血迹。”这一段每每读到就感到心悸 ,就憋不回去眼泪。喜欢《出逃》,喜欢从四岁起不知终结的那段爱情,从心底不想把绿谷和赤谷分开,觉得精神分裂了也是一个人,虽然我一直以来都信誓旦旦自以为“任何结局只要是人物自己走出来的都喜欢”,但这篇文章算把我这个偏心小甜饼的人调教了一番。
      《遇见百分之百的天使》里他们俩的故事,背景虽然是灰蒙蒙的,却可以那么青春。您废土设定的故事,虽然有让人灰头土脸的烟尘,让人无奈的过往与未来,他们两个的相守还是那么美好。我心里最喜欢《坏浪漫》,除掉是因为我是甜党,更是觉得红尘很棒,烟火味很棒,落在红尘里的胜出在一块很美好,读您的杂感,忍不住想很用力地挥手对您说,我是个二三线城市爱好者,老家是个人少野狗多,“人都要变成野狗的”(引用)小县城,那感觉,无望的城市配上无望的青年,很符合本中二的审美观。觉得在各种残酷的不美的事情中挣扎过来的绿谷能把一份天真的模样仅留给爆豪真是太棒了,那样绵长的持久的如《出逃》中的恋心太深沉,太长情了。《空中少年》,如果写完的话,也会成为我最喜欢的一篇胜出文。您的绿谷出久,有时写的太过于可爱了,复习一遍你的作品,也感觉就算是双箭头还是久爱的更深一点,然而,然而。我在您的文章中都偏爱久胜过咔,明明是个咔厨。我觉得爆豪在您的文章中也入世许多,虽然脾气依旧爆炸,没有原作那么夸张,也可能因为这样才能爱人吧,因为承袭原作而别扭得无法全然表达,让久占了主动。确实是原作里久和咔,然而不全是,让我为之心动了。
     玛利亚太太对不起。我一开始觉得悔恨,是因为自己的懒惰。早就自知没有写出好东西的才气,但同时也在借高中的忙碌纵容自己,没为胜出贡献过半分,自然没有立场站在您身边,不能在您遇到问题时给您半分安慰。然而更让我难过的却是缺乏了勇气,如果我不那么怯懦,如果我能在这之前痛快表达这么多的喜爱之情,现在也许不会有那么多遗憾了。
     更多的是对您的感激之情,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认识您真是太好了。说出来不怕您笑话,我是个苦逼高二学生,初中为喜欢的人发奋努力,高中挤进重点班,继而被班里的大佬摁在地上揉搓,苦不堪言,到现在未脱离苦海。本来青春期的小孩压力一大就难搞,再加上我喜欢乱读书,还特轴,读啥就随啥波逐啥流,回过神来就已经吃上精神方面的药了。我这人自居正常,照常和周围人沟通,照常上课照常回答问题,却总觉得有东西无处安放。读书读的不多把我脑子读轴了,不喜欢现代,非想当先秦遗民,想找个山头遁世去。多亏活着的人写的东西,才知道了现世的好处。和您这样有想法这样有才气有心力又勤奋的太太在一个圈子里,远远地看也是莫大的福气啊。我已经把最黑暗的时期渡过了,靠着你们的文字你们的给养,已经继续向前了。
     我知道同人作者付出的心血精力必定多于我们,来去两方却都有自由,本来对您就不是公平的。却还是感叹同人作者与粉丝之间的缘分真是太容易断了,仅仅因为对两个虚构的人物的爱就这样凑到一起,一方面不懈地产出,另一方面用力地鼓掌,各自默许了有限生命中的一段给这对cp也给对方。在生活中如常人般过活,心却搁置在这样一段奇妙的缘分上,明明您没对我说一句话,我却这样喜欢着您,以至于片面地把您视作生命的一部分,以至于到了分别的时候,在不能做到洒脱地挥手。
       然而我一点不因为喜欢上您的文字后悔,原因不言。最后我用尽全力不去任性阻拦您的离去,只是让我再说一句,谢谢。
       @明斯克